周波副市长今赴博科资讯公司调研本市互联网产业发展情况

周波副市长今赴博科资讯公司调研本市互联网产业发展情况

 




今天(30日)下午,周波副市长赴博科资讯公司调研本市互联网产业发展情况。市经济和信息化委副主任刘健以及市发改委、市科委和张江管委会相关领导一行到博科资讯陪同调研。公司董事长沈国康携Yigo平台开发团队向访者做了详细介绍。

周波副市长对博科公司的创业者16年来的执着与坚韧表示敬佩,并要求市经信委、发改委、科委和张江管委会要形成合力,要务实地从各自职能出发,做好服务企业,提出了本市国资系统也要主动对接。

Yigo就是一个翻译系统,把自然语言翻译成机器语言,与程序员的作用一样。蓝模文件用一张A4纸就能展示,修改十分快捷。传统的管理软件开发先是咨询人员入驻企业,经过数月、一年、甚至更长时间的调研之后,写分析调研报告,一般厚达数百、数千页,甚至更长,一般企业很难完全消化。然后是软件部署、开发、测试、上线、实施。短则数月,长则数年。

企业咨询、实施是一个以分钟为时间单位,价格高得出奇的服务。我们知道咨询师入驻企业一年,软件还没有立项开发,就已经耗去了100万元。

无代码”3D打印软件不仅彻底改变了由成百上千程序员写代码的软件工厂模式,而且可以快速重构。当公司业务升级、管理变革之际,企业IT系统随之需要升级,过去的做法是咨询团队入驻、设研分析、业务部署、软件开发、测试、实施、上线,中间部分环节尚需要多次反复。而Yigo平台生成一套软件的时间只需几秒钟,且高度灵活。因为随时可以推倒重来,快速重构,成本不及原来的十分之一,因为压缩了企业咨询、调研分析、软件开发、测试、实施等环节。不管公司业务如何变化,系统都能随需应变。以yigo为代表的软软件,可以随时变化,而原来的软件是硬软件,变化成本很高。

倪光南认为,Yigo平台适合成长快、变化多、模式创新频繁本土中国企业,解决了传统管理软件水土不服的问题。

SAPIBM等公司最早进入中国时,是将西方企业的最佳实践在中国的企业身上复制,结果经常产生水土不服的服务。业界曾经有句话很流行:上ERP找死,不上ERP等死,就是西方企业的最佳实践向中国本土企业移植过程中产生的尴尬。

Yigo最大差别是我的软件我做主。企业管理人员、业务人员自己描述公司的管理需求、管理逻辑,商业智慧来自企业本身,然后通过3D打印生成软件系统,而非生搬硬套其他公司的管理经验。

软件开发是一个技术活,管理、业务人员参与程度不深,更谈不上定义管理需求、管理逻辑;而Yigo则将软件生产机械化,将软件定义的权利交给用户,企业可以从管理、业务、生态链合作伙伴角度考虑其IT系统。

沈国康1992年创业成立博科。在1998年以前,博科与用友、金碟一样,做的产品财务软件。1998年后,企业信息由财务信息向管理信息化升级,中国管理软件企业面临国外软件企业,比如SAP的竞争,用友、金蝶选择了走SAP的道路。

博科则走了另外一条道路,因为他认识到硬软件模式无法适应企业快速变革,必须提供可生长软件在中国市场才有前途。所谓可生长,即软件能够跟上企业变化的步伐,低成本甚至零成本重构。

可生长软件是Yigo平台的前身。1998年至2002年,沈国康走了一些弯路,花了不少钱,但产品没有落地;直到2002年,沈国康将团队方向瞄准无代码开发2006年发布第一版,2012年发布了七个版本,最初用于物流行业,现在则用于整个企业管理。迄今为止,Yigo平台的研发费用总计达3亿元。

1998年的沈国康没有看到今天技术环境的变化,但快速、柔性、灵活的管理软件无疑符合今天的技术环境,这对博科是意外收获。

很多机构都在零代码编程方面进行过尝试。1982年,日本通产省计划10年内投资8亿美元,并联合富士通、NEC、东芝、松下、夏普等八家巨头共同参与,希望完成人类无需为其编程,只需要口述命令,由计算机自动推理完成任务的系统。10年后,这一计划破产。

2004年,比尔·盖茨表示,将投资68亿美元研发图示化编程工具,实现软件开发的无代码时代,微软至今未提出无码开发的技术框架及标准。

谷歌则于2009年发布开源编程语言Go语言,目的是在不损失应用程序性能的情况下降低代码的复杂性。谷歌首席软件工程师罗布派克说:我们之所以开发Go,是因为过去10多年间软件开发的难度令人沮丧。”Yigo平台将零代码编程的梦想变成了现实,让中国软件业首次走到了西方巨头前面,将引起软件行业的革命。(来源:上海经信委)

 


1053 reads. | Ed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