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信息服务业经营收入去年首度跨越2000亿元大关,互联网服务业增速高达42%

上海信息服务业经营收入去年首度跨越2000亿元大关,互联网服务业增速高达42%

 

一个地方的品牌常常被看作一个城市的荣耀。上了些年纪的上海人,对上海牌手表、凤凰牌自行车、蝴蝶牌缝纫机、飞跃牌电视机……等等“老上海牌”的淡出,有着难言的失落。不过,在今天的互联网时代,上海一批新品牌已强势崛起,堪为上海新的荣耀,也成为上海经济转型和产业升级的亮点。

   

    日前,上海信息服务业年度统计数据公布:年经营收入首次跨越2000亿元大关,达到2108亿元,同比强势增长了20.2%;在全市GDP的构成中,信息服务业占5.2%,进一步稳固了支柱产业的地位。其中,发展最快的互联网服务业增速达42%

   

网络品牌强势“植入”

    即使你是“非资深网民”,稍稍一想,一批互联网时代的上海新品牌也已深深“植入”你的日常生活——

    朋友小聚,想找个餐馆,上“大众点评网”看看网民评论和推荐菜;出门前,打开“丁丁地图”,让电脑推荐一种最快捷、经济的交通方式;要团购,去“篱笆网”。娱乐的选择更多:“土豆网”、“激动网”上可以观赏从《蜗居》到《风声》的各类影视剧;借助“盛大”、“久游”等网游运营商,可以打发从几分钟到几小时的闲暇时光。

    上海的网络时代新品牌不仅关乎吃喝玩乐,也渗透进了经济运行体系的一些关键环节。全国最大的金融信息服务商万得资讯的数据是国内80%基金和券商的操盘依据;易贸资讯是国内最大的大宗商品服务商,每天通过8万条短信和5万封email直接向客户推送信息。

    与知名度同样快速提升的是企业的实力。根据市经济与信息化委员会提供的数据,目前,上海年经营收入超亿元的信息服务企业已有158家,其中近70家是近两年冒出的“新面孔”;超10亿元的有13家。

    在过去10年中,本地成功完成IPO的信息服务企业达到21家,国内领先。去年底,创业板市场启动,为上海信息服务企业又开辟出一条借力资本市场的捷径。上海的网宿科技是首批创业板上市企业。而据了解,包括股民耳熟能详的“大智慧”在内,目前在创业板门外排队的本地企业超过20家。

   

崛起并非一夜之间

    在网络经济领域,上海品牌的崛起并非一夜之间。

    在发轫于上世纪末的中国互联网大潮中,上海企业似乎一直扮演着不温不火的角色。在世纪初的第一波互联网大潮中,以新浪、搜狐、网易为代表的三大门户网站占尽了“眼球”,也占尽先机。但上海并没有落后太多。避开被三大门户垄断的网络媒体领域,上海企业务实地在其他领域开拓。

    易趣网一度占据了国内C2C电子商务90%以上的份额,并最终得到全球电子商务老大eBay的青睐,以高价全额收购。而国内第一家互联网旅行服务企业“携程网”,至今仍是这个领域的老大。

    真正为上海网络经济打响品牌的是网游产业。从2002年起,盛大网络通过代理运营《传奇》,真正将网游打造成为中国极具潜力的新兴产业。此后,九城、巨人、久游网、完美世界等企业先后赢得成功。自那以来,上海网游产业一直占据全国半壁江山,是国内最重要的网游产业基地。

    上海互联网经济的影响力,也许一直处于被低估的状况。

    在上海信息服务业内,人们常被问到一个问题:上海何时才能拥有自己的“马云”?实际上,如果以个人影响力评判“IT英雄”,盛大的陈天桥丝毫不让。而从公司角度观察,上海也有多家企业在同“马家军”的竞争中不落下风。

    马云的阿里巴巴固然是中国中小企业电子商务的第一平台,但在大宗商品交易服务领域,上海易贸则是第一品牌。值得一提的是,上海电子商务企业“春宇”已在化工领域做到中国最大,年交易额超300亿元。同阿里巴巴纯粹提供供求信息不同,“春宇”涉足从信息获取到交易达成的完整流程,拥有更大的利润空间。

    而在“马家军”另一强势品牌“支付宝”之外,上海的电子支付企业也有着自己的优势。它们以第三方的独立身份,受到大型网上商店的垂青。其中,“快钱”的年交易额已经超过千亿,而“汇付天下”的日均交易额也在1亿以上。

   

创新创意闯出天地

    纵观上海信息服务业,不难发现这些集体崛起的新品牌,无不因为一个“新”字。各地优秀人才和资源的汇聚,为上海网络经济的发展带来了源源动能;各种新业态、新模式、新应用的不断涌现,托起了一个经济新亮点。

    在互联网经济领域,即使不提“携程”、“51job”,也能列举众多创下国内第一的“上海牌”。在地铁站厅里,“维络城”的智能标签优惠券打印点每天都吸引着大量年轻人,它代表着一种全新的电子营销模式;在电子出版领域,张江拥有全国第一个国家级数字出版基地;在视频分享领域,“土豆网”的起步甚至比目前全球最著名的Youtube还要早上几个月。

    将“首创”变成扎实的拓展,离不开创业者的执着。PPLive创始人姚欣几年前还在武汉攻读研究生,在宿舍里开发出互联网视频直播软件;此后,他在上海获得风险投资,目前PPLive已经是P2P视频直播领域的领头羊。同样写下“宿舍创业故事”的还有万得资讯的陆风。他也非上海人,但在上海念书。毕业前后,他和几个同学一起,率先通过电脑提供证券信息,10年后,终于成为国内券商的首选信息服务商。

    新模式、新业态的探索当然不会一帆风顺。为了从单一的网游产业转向全娱乐平台,盛大一度投入巨资开发硬件终端,最终放弃,但盛大并没有放弃转型之路,目前,它不仅保住了网游的领先地位,更占据着网络小说的绝大部分市场。此外,本地的“激动网”从一起步就一直特立独行地坚持正版路线,在度过最初的艰难后,随着去年视频网站正版化运动突然兴起,“激动网”的正版之路正越走越光明。

    不断推陈出新,上海信息服务业在“经济寒冬”中也保持了足够的活力。去年以来,全球投资活动几乎“冬眠”,但上海信息服务业却迎来了融资、重组最活跃的一年——盛大入主华友世纪,并成功分拆盛大游戏上市;普华投资全球著名的Turbolinux公司,实现对其核心业务控股;本地手机游戏开发商索乐软件获得了首期2000万元的资本注入;而普元软件更是拿到了1亿元的风险投资。

   

政府角色需要“调适”

    从不太起眼的“边缘产业”,到如今成为上海支柱产业,上海的信息服务业发展的确迅猛。这对政府的服务和监管提出了新的课题。

    与传统制造业不同,互联网产业并不需要政府注入大量资金、土地等有形资本来助推,相反,在这个以中小企业、民营经济为主的行业里,创造一个公平竞争、市场准入的环境最为重要。同时,利用相对宽松的财税和监管政策,放水养鱼,才能充分激发企业自身的创造力和生命力。

(来源:文汇报)


993 reads. | Ed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