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行IT服务转型

银行IT服务转型

随着国内银行体系的日益开放和监管要求的日益加强,我国银行信息体系的内部建设和外部技术服务市场也在经历着巨大的转变。

经过近20年的高速发展,我国银行IT部门及各业务部门的现代信息技术的
知识和管理得到了快速积累和提高,技术技能、IT治理能力、应用开发能力及运营维护能力等方面都取得了长足进步和发展。除了某些很专业的局部技术概念和工具以外,十几年前集成商曾经拥有的知识优势已经荡然无存了,而高端的战略规划和管理咨询又基本掌握在国际咨询公司和国际一流厂商手中。

需求热点转移、买卖难做和利润下滑这些现象已经持续了一段时间,而且越来越明显。这就说明并不是一时的市场景气问题,它应该还有更加深刻的、实质性的原因和内涵。

1. 集成市场的游戏规则正在向着以客户为中心的大方向转变。

成熟的客户更注重投资价值的回归和服务的连续性,集成商必须尽快转变“卖概念、卖产品、卖技术”的惯性思维,按照客户的要求,共同探讨适应的技术和产品,努力在价值和服务两方面建立新的市场关系。集成商对客户的责任首先是价值——系统上线产生的价值; 其次是服务,连续地服务于客户价值的创造。这与以往集成商只关注的价格和技术有着根本的不同。

由于客户的经营机制、管理文化、业务规模、人才配备、IT基础等若干方面的不同,客观上存在不同的需求层次,集成商对此必须要有明确的认识。在建立和完善内部的专业研发体系的同时,还应该与目标客户一道,按照银行业务发展的现状和长远规划,充分考虑相应的业务流程再造和管理体制变化需要,重新进行产品定位、技术定位、服务定位,并给出相应的投资和效益预算,建立相互信任、相互认同的长期合作关系。

2. 需求的热点开始由核心向外围转移,需求的重心开始由效率向效益转移,集成市场正在重新洗牌。

2006年,中国金融业全面对外开放的大限将近,来自外资银行的压力迫使国内银行开始大规模寻找能帮助其业务创新的IT公司,希望通过银行外围系统拓展新的金融增值业务,改变利润构成,寻找新的利润源。

自2004年开始,市场需求的热点由核心向外围扩散,具有本地特色的中间业务系统、渠道整合系统、大前置系统等以及与之相关联的新一代核心业务系统成为市场新的热点。由于热点的扩散,许多经营特色明显、定位明确、拥有核心产品的中小集成公司获得新的商机。

与上一次数据大集中所带来的热点集中不同,这一次带来的是集成市场的逐渐细分和专业化。热点的分散、客户的差别、需求的多样,使得金融集成市场格局更为复杂,传统的以银行规模进行区分的所谓大、中、小客户群的概念日渐模糊。有人将金融系统集成商按照业务类别进行划分,包括核心业务、中间业务、渠道整合、电子银行、监管系统、资产管理及运营管理等。当市场划分的原则由规模大小转变为业务类别时,足以证明“第一波”行情已经结束,“新的一波”行情正在开始。集成商原有的市场份额和业务优势可能正在消失,新兴的热点可能会成长为新的市场优势,新的市场格局将在新的市场份额划分中形成,这种重新洗牌的过程对大家的机会几乎是均等的。

所以,没有因势而变的决断能力,没有扎实的银行业务基础,没有专业的IT技术修养,没有一支精干务实的队伍,没有一定的产品形态,没有相应的服务机制,甚至没有一定的市场应变和推介能力,还靠“概念”和“关系”来影响客户的购买欲望,已经很难立足。

3. 数据仓库相关技术将继续“火”于以数据管制为基础的管理需求增长的现实需要。

目前的核心系统大多建在几年前,主要用于后台业务的效率提高,已经接近尾声的大集中并没有、也不可能解决数据集中管制和信息的深层次加工、分析问题。新的外围业务的开展和多种服务渠道功能整合,尤其是前、后台业务的整合,所带来的数据的集中管理要求几乎永无止境,除亟需更换新的核心业务系统以外,还必须要进一步研究数据集中以后的各种技术问题和应用问题。

银行所需要的数据处理技术,不是单一的以数据存储和管理为目的,必须涵盖可以满足日常联机处理的要求,并能满足从联机事务处理、脱机批处理到统计分析和决策支持等方面的多维分析要求。但是,不同类型的数据处理方式有不同的处理特点,以单一的数据组织方式建立的数据库并不能反映出银行数据处理工作中的差异,单一类型的数据库已经满足不了银行数据处理多样性的要求。但是,将全部希望都寄托在数据仓库的建设上,也是不现实的。一方面,数据仓库的建设本身就是一个循环的螺旋式开发和改进过程; 另一方面,数据仓库是典型的应用驱动,也就是说,数据仓库的建设是在管理目标和管理需求的驱动下,借助相关技术对数据进行的重新组织,最终的目的依然是应用。

不管怎么说,借助数据仓库相关技术,在保存历史明细数据、多维汇总信息和主题分析数据的同时,综合对操作型数据的管理,进行全面规划,在EAI(企业应用集成)基础上,综合EII(企业信息集成)等相关技术手段,建立全面的数据管制策略,才能满足银行管理目标的要求。

以EII为基础,综合管理会计、风险计量、客户关系、平衡记分等理念和手段,建立适应银行战略定位和战略调整的信息体系,是目前银行科技体系建设的核心工作。不论各银行所制定的具体应用规划和建设目标存在怎样的差异,它们在具体的数据仓库技术应用上并无异议,新一波行情的兴起无疑使这一概念的运用有了基础技术的涵义。

银行只有在数据处理上建立自己的技术优势,充分利用IT,对所掌握的大量客户数据、业务数据进行分析,才能发现最有价值的客户、产品及新的业务需求,才能对银行的营销及金融创新提供深度支持。

链接:金融集成市场在变化

1.对集成商而言,客户正在成为真正的上帝。“关系”营销日渐被摒弃,既懂技术、又懂银行业务的“专家销售”开始真正流行。

由于银行的产、供、销都可以在信息平台上进行,没有多少实体的物流,各金融企业已经将IT由技术要素上升为今后业务发展的战略重点,因此,银行的IT系统建设事关银行营运和管理的双重命脉。为确保IT系统与银行的长期业务发展战略、近期银行管理架构改革及业务流程重组高度契合,许多银行已经开始设立CIO制度或者是类似CIO的科技体系规划部门(如: 科技管理委员会、IT蓝图办公室、管理信息系统研究中心等)。银行信息科技部门的领导人,既不是项目经理,也不是采购经理,而是配合银行转型的IT战略制定者。

银行信息科技部门虽然仍以技术开发和技术管理为基础,但其着眼点将更多地落在业务转型及信息与流程这样的战略性资产上。一旦转型成功,IT部门(尤其是基层的IT部门)也将成为广义业务流程的一部分,除个别大银行将其IT部门改造为、或者剥离出相对独立的软件开发中心以外,绝大部分银行的IT队伍将会作为一个运营的机构逐渐削减,甚至外包。

这要求集成商的业务概念更专业、技术要求更严格、专业服务更规范、系统品质更可靠、建设成本更低廉。在特设的专业部门视野内,不具有完整集成业务概念和银行专业产品形态的集成商,实际上已经沦为路边施工队的角色。

2.目前的市场定位很难把握,产品定位、技术定位盲点很多,买卖难做。

中国银行业的信息化潮流是被改革开放的大潮催熟的,因而难免有“早产”的一些后遗症,以至于现在中国银行业信息化的形态各异、信息化需求五花八门。而且,客户与集成商之间的信任度不高,在缺乏沟通与信任的市场氛围中,市场定位、产品定位、技术定位的盲点很多。

3.竞争激烈,行业利润下滑。

有关资料分析,2004年~2005年之间,在金融集成市场上,效益缩水几乎成了普遍现象,实际上的利润空间越来越小,这主要体现在以下几方面。

一是规模效益减少。随着银行IT基础设施建设以及大集中项目的完成,银行IT系统建设的重点开始由基础设施投资转向应用建设,特别是一些本地化的特色应用。因此,项目专业化要求越来越明显,IT建设呈现出分散化、多样化的新格局,作业规模的小型化、专业化也就成为必然。已往一个单子包括硬件、软件、实施的报价约为几千万元,组织大队人马粗放经营的方式已经很少见了。项目小型化,业务量缩水,规模效益自然减少; 需求难度大,作业成本高,利润率势必低下。

二是利润构成变化,传统的硬件利润构成比例减少,软件与服务利润比例上升,利润总量减少。目前银行信息化的硬件投资比例已经相对减少,软件和服务呈上升趋势,尤其是服务投资,其增长比例还要高于软件投资。善于从硬件中淘金的集成商遇到了拐点,善于软件与服务的集成商又尚在生长之初,新的利润源正在培养期,增长比例的变换影响了利润总量的减少。


880 reads. | Ed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