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钢铁产业发展政策》备受关注

《钢铁产业发展政策》备受关注

钢铁产业发展政策》是建国以来我国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钢铁产业政策,也是继《汽车产业发展政策》后,第二个由发改委起草、国务院审议通过的国家级产业发展政策。


7月20日,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公布了《钢铁产业发展政策》。这个共分九章四十条的《钢铁产业发展政策》明确地表示要使我国“钢铁综合竞争能力达到国际先进水平,使我国成为世界钢铁生产的大国和具有竞争力的强国。”


有专家认为,作为国民经济的支柱产业,钢铁工业其地位不会被削弱。但随着产业结构的调整、社会的进步和国民经济发展水平的提高,中国对于重化工业特别是对钢铁工业的依赖程度不能再增加了。钢铁工业是一个高能耗、高投入、高污染的行业,如果不调整产业和产品档次结构,就无法打造资源节约型的发展模式,实现可持续发展。
中国钢铁协会的统计表明,中国钢产量2003年达到2.2亿吨,成为全球第一个产钢量突破2亿吨的国家,2004年钢产量达到2.72亿吨;而专家根据今年上半年的统计数字分析,2005年的钢铁产量有可能突破3.2亿吨。

但是资料显示,目前2.72亿吨的产量中,有2亿吨不符合新的产业政策。
尽管中国钢铁行业年产量多年位居世界第一,但是相当多的高端产品却不能生产,如发电专用设备、大口径管线。中国的钢铁工业现在面临由大到强的转变。
由于钢铁等行业投资过热,对煤炭、电力等能源产品的需求猛增,导致中国能源供不应求。为确保国民经济健康持续发展,中国采取了控制土地和信贷投放总量等宏观调控措施,遏制这些行业盲目投资,取得了明显成效。不过,这些都是一些短期行为与措施。为此,国家与中国工程院院士、有关行业协会、地方政府和相关部门一起在研究问题的同时,制定新的钢铁产业政策,期望通过设置市场准入门槛,规定新的技术装备要求,引进循环经济的思想,推动中国钢铁产业向集约型工业转变,彻底解决钢铁行业发展投资过热、布局不合理、局部地区重复建设、产品品种质量差、环境污染严重等不符合产业发展方向的现象。

《钢铁产业发展政策》的基本原则非常明确,即:就现有企业整合,布局向沿海沿江地区转移。其核心内容包括政策目标、产业技术政策、产业规划政策、布局调整政策、企业组织结构政策、行业准入政策和贸易政策等。


结构和布局调整是核心


通过产品结构调整,到2010年,我国钢铁产品优良品率有大幅度提高,多数产品基本满足建筑、机械、化工、汽车、家电、船舶、交通、铁路、军工以及新兴产业等国民经济大部分行业发展需要;通过钢铁产业组织结构调整,实施兼并、重组,扩大具有比较优势的骨干企业集团规模,提高产业集中度。到2010年,钢铁冶炼企业数量较大幅度减少,国内排名前十位的钢铁企业集团钢产量占全国产量的比例达到50%以上;2020年达到70%以上;通过钢铁产业布局调整,到2010年,布局不合理的局面得到改善;到2020年,形成与资源和能源供应、交通运输配置、市场供需、环境容量相适应的比较合理的产业布局。


发展循环经济是重点


新政要求,2005年,全行业吨钢综合能耗降到0.76吨标煤、吨钢可比能耗0.70吨标煤、吨钢耗新水12吨以下;2010年分别降到0.73吨标煤、0.685吨标煤、8吨以下;2020年分别降到0.7吨标煤、0.64吨标煤、6吨以下。即今后十年,钢铁工业在水资源消耗总量减少和能源消耗总量增加不多的前提下实现总量适度发展。


重组是关键措施


新政特别支持钢铁企业向集团化方向发展,通过强强联合、兼并重组、互相持股等方式进行战略重组,减少钢铁生产企业数量,实现钢铁工业组织结构调整、优化和产业升级。支持和鼓励有条件的大型企业集团,进行跨地区的联合重组,到2010年,形成两个3000万吨级,若干个千万吨级的具有国际竞争力的特大型企业集团。
不过,新政要求跨地区投资钢铁企业的普钢企业上一年产量必须达到500万吨以上,特钢企业产量达到50万吨及以上;境外钢铁企业投资中国钢铁工业,须具有钢铁自主知识产权技术,其上一年普通钢产量必须达到1000万吨以上或高合金特殊钢产量达到100万吨。

事实上,随着全球钢铁业竞争的加剧,并购整合风早已在海外刮起,从欧洲阿赛洛到印度米塔尔,每一个全球钢铁霸主的崛起都是由大规模的并购整合完成。随着新政对国内钢铁企业并购整合进一步推动,宝钢、武钢、鞍钢、本钢、首钢、唐钢都将成为跨越式发展壮大的受益者。

国家还将提高市场准入门槛和严格市场准入管理,原则上不再批准新建钢铁联合企业。新建钢铁项目除了每吨钢需消耗标准煤必须在700千克以下,耗水6吨以下,环保标准要满足国标之外,还必须满足当地的环保标准。
大型钢铁企业均要进行股份制改造并支持其公开上市,鼓励包括民营资本在内的各类社会资本通过参股、兼并等方式重组现有钢铁企业,推进资本结构调整和机制创新。那些产能小、耗能大的钢铁企业通过市场机制自行退出。
在资本准入方面,无论国有资本、民营资本,还是外资,只要符合产业政策,都可以投资钢铁行业,不过对内资和外资的要求将会有所不同。例如,印度米塔尔收购华菱管线的非流通股权最终减持至36.67%显然是一个明显的信号:中国不希望外资公司持有中国大型钢铁企业的控股权。


新政出台,几家欢喜几家忧


当中国钢产量终于赶英超美并且连续10年位居世界第一之后,人们却发现:在繁荣的钢铁市场中孕育着长期的隐患。源于政治经济学思维的习惯性投资过热,既打乱了产业的布局,也延缓了钢铁产业的市场化进程;靠市场还是靠计划,完全取决于地方政府和投资者对局势和自身利益的判断。前有成功的沙钢,后有失败的铁本,还有许多遍布乡村的小钢厂。中国第一钢铁大省河北现有钢铁企业335家,国有钢厂仅8家,余下的都是平均产能在10万吨左右的民营钢铁企业。

不过,当国有大型特大型钢铁企业领导喜形于色的时候,那些民营和中小企业领导者的心里难免要继宏观调控以后再一次打起鼓来。因为分析家预测,三分之一的中小企业或被重组被兼并,或将自行消失。
为这样一个重要的产业制定准入规则完全符合市场经济的原则,日本政府对于钢铁企业的发展就曾有详尽的指导性政策文件。“但是在计划经济和市场经济体系交叉混杂的中国市场,产业政策的落实面临着巨大挑战。”汉普公司总裁马越说出了自己的担忧。  


887 reads. | Ed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