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海之内1)印尼唐氏夫妇/红豆:千岛苦海万里情

红豆:请问你贵姓,是从那里来?

TOTONG:我叫TOTONG,从印尼来的。

红豆:请问你们是为了什么事来到‘金刚气功中心’?

TOTONG:绍锟师兄带我们来这里。我们是一起打太极拳认识的。我的孩子在加护病房,他介绍我们来这里。

红豆:你的孩子发生什么事?

TOTONG:他的两个肺部都给细菌感染到!医生检查到他的肺已经被有毒的细菌”吃到”剩下一半。

红豆:两边都剩下一半?

TOTONG:是呀。透过X-光可以看到,医生有给我们看!所以我们就…也是…就是…没有想到他(儿子)一来医院,就进加护病房。

红豆:你的孩子一直以来是在马来西亚还是在印尼?

TOTONG:在马来西亚,我们住在这里已经十五年了。

红豆:长居这里?

TOTONG:对,对!

红豆:请问你的孩子几岁?病症是如何引发的?

TOTONG:二十四岁。我们本来也没有想到,他平时很少生病的,可是这一次很奇怪,我们带他去看的第一个医生医不好,就换了第二个医生。

红豆:第一个医生是什么医生?

TOTONG:普通诊所的医生,我们以为是普通的生病。

TOTONG太太:就发烧而已。

红豆:是发烧开头的?

TOTONG夫妇:发烧,咳嗽一点点,好像要呕吐,可是吐不出来,每次都这样。

红豆:烧退了又反的情况吗?

TOTONG:嗯!烧不是很烧,就是身体不舒服,我们就带他去看医生吃药咯!可是吃了三天的药都不会好,我们就去看别的医生。

TOTONG太太:后来没有发烧了,我们没多注意,以为没事了,还可以跟我们去玩。

TOTONG:去KUKUP回来后,就无精打采了,冷的地方也不想去,所以我们又带他去看医生。医生发现到他的下巴缺水。

红豆:有脱皮吗?

TOTONG:没有,是很干。医生提议我们去专科医院,所以我们当晚就去了公主专科医院,结果检查到有病毒在他的肺里面。

TOTONG太太:当时他还会自己走路去紧急部门。

红豆:他会感觉疲累吗?

TOTONG太太:他不疲累,反而很有力气。

红豆:这是怎么一回事?

TOTONG太太:他生气,因为他不要打针!他也不要包尿片,他要自己上厕所。

TOTONG:噢!对,对…!他力气很大,不要打针,因为他从小就很怕打针。那个时候,我们一进去医院就是去紧急部门,在那里检查到有病毒在他的身体已经一个星期了,所以紧急部的医护员就劝我们让他进加护病房。后来,我们让他进了加护病房,可是他却因为怕打针,一直反抗、挣扎,不要打针。没办法之下,医生就用安眠药给他睡,不要给他动咯!因为医生担心那个细菌会进去他的脑部或其它的肝脏。

TOTONG太太:到今天他还在睡。

红豆:开始打针睡到现在?几天了?

TOTONG:嗯,是啊!现在他一边的肺好很多了,另一边还有白白色,还是不干净。进医院到今天,已经是第八天了,这个病是相当严重的,因为它的情况一直不乐观。医生根据那个检验报告以及这几天的情况对我们说,这个孩子希望是很小,叫我们找找看有没有其他的办法。我们听了就很着急,况且当时我孩子的呼吸很困难。

红豆:医院有给他输送氧气吗?

TOTONG:有,有…!一开始就用机器来帮助呼吸了。

红豆:所以,后来你就在打太极的时候透露了这件事?

TOTONG:嗯!当赛玲老师(太极老师)知道这件事后,她就邀请绍锟师兄一起去医院探望我的孩子。

TOTONG太太:她们帮了我们很多忙。

TOTONG:对啊!刚开始,绍锟师兄用气功的方法调我孩子的呼吸。第一次就有起色了!

红豆:当时是绍锟老师一个人发气吗?

TOTONG:是,他一个人!一开始,我孩子的呼吸是100%要靠氧气筒,所以当时医生才会说他的情况很危险。自从绍锟师兄帮他调气后,就减到90%。然后第二天绍锟师兄带了MR.TEE来发气,就降到80%。师父是第三天来,那个时候就很明显从80%降到60%。今天(9月14日)更好,已降到45%。师父有说这个孩子本来是没有命了,师父有看他的手掌,我是不明白这些东西啦!总之我们是…

TOTONG太太:我们希望会有奇迹啦!

TOTONG:对了,师父也有说他在梦里见到这个孩子已经是进入棺材的了!所以本来是…可是呢…幸好还有这个缘分,上天还有保佑。

红豆:听说你们去兰花谷找师父?

TOTONG:喔!我太太去,因为那个时候我要看着孩子,另一方面刚好有两个练太极拳的朋友要来看检验报告。而为什么我会叫我太太去的原因是,之前我们有去师父的‘美女中心’那里膜拜观音娘娘,她好像跟这个观音娘娘有缘分,因为她在膜拜的时候,突然觉得手掌有气,感觉气在流动,很热!所以我才会叫她去,跟她哥哥,从BATAM岛来跟她一起去。

红豆:你哥哥特地从BATAM岛过来?

TOTONG太太:是的!

红豆:在兰花谷,你是第一次见到师父?

TOTONG太太:是,第一次!

TOTONG:因此,师父就跟她见了面,然后说了一些事,只是我不懂师父说了什么?(转头望向他的太太)

红豆:你在兰花谷见到师父,请问当时发生了什么事?

TOTONG太太:师父说我的孩子很短命啊!我就求师父帮我,师父问我愿不愿意跪下磕头,我说为了孩子,我什么都愿意做。于是,师父要我磕头九十九次,我也照做了。

TOTONG: 师父看她很有诚心,也很感动。

TOTONG太太:我也很谢谢师父,很幸运能够见到师父。

TOTONG:师父后来有到医院来。师父说他看了我们的孩子后,心情特别开心,他说他本来要去槟城,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能够在上槟城之前,见到我的孩子,这是一种缘分。

红豆:所以,今天你们特地去‘美女中心’答谢观世音菩萨?

TOTONG:是啊!她亲身经历了这次的事件,觉得和观音娘娘很有缘分,所以想成为娘娘的信徒。我们是从印尼过来的,没有宗教信仰。

红豆:所以你们的家也没有供奉任何宗教的神?

TOTONG:没有,她现在是很有决心要供奉观音娘娘,而且我们也答应过师父,以后要帮助别人。

红豆:师父有给你们什么指示吗?

TOTONG:师父要我们发一个愿,所以我们就发愿说,以后要帮助别人。而且我太太也想要学习佛法,我们也不懂得,所以有一个信仰对我们也是很好。

红豆:医生有对你孩子的病情做一个结论吗?

TOTONG:医生说不是H1N1,也不是蚊症,只是跟它们很相似。这一两天,医生说改善了很多,只要他的呼吸能降到40%以下到3o%之间,就是脱离危险了。

TOTONG太太:医生说,并不是完全没有事,因为睡觉一个星期了。

红豆:医生还有继续给他睡觉的药吗?

TOTONG:没有了,今天下午就停了。之前,医生说不要马上给他醒来,所以就慢慢减少药量。

红豆:今天是完全停止用这药物了?

TOTONG:对,对!

TOTONG太太:所以希望明天可以醒来。

TOTONG:明天我们再看医生怎么说。不过医生自己有一点不耐烦,说希望很小,叫我们带他回家。他也有问我们到底给他做了什么,吃什么药?

红豆:你们见了师父后,心情如何?

TOTONG:我们的心情就开朗很多了,我们很荣幸能见到师父,这是一个希望。本来,医生告诉我们坏消息后,我们已经崩溃了。

红豆:你们对于自己所发的愿,觉得能做到吗?

TOTONG:只要是我们范围内做得到的,我们都会去做。我们原本打算年尾要回去印尼,我们还可以继续做这个…我们应该做的事。

红豆:你们回去印尼后还会回来吗?

TOTONG:有时候还是会回来,因为我的小儿子还在这边。

红豆:所以你们有打算把这功法传达到印尼去?

TOTONG:对,对!我们就是要这样。我们可以跟别人说我们可以作见证。

红豆:如果孩子好了,你们会对他说什么?

TOTONG:我们会告诉他我们所经历的事情,他的情况是怎样,我们都会告诉他,至于他会不会跟我们一样信奉观音娘娘,我们让他自己决定。

TOTONG太太:不过,我要他来见师父,谢谢师父,谢谢大家的帮忙。

TOTONG:是的,因为师父救了他的命,要感谢!希望经过这件事,能让他了解到更多。

红豆:有什么话想对绍锟老师及师父说的吗?

TOTONG夫妇:谢谢,谢谢!

TOTONG:喔!还有一件事,我孩子进医院的第二天,我有一位师姐带我去一间好像道教还是什么的神庙膜拜,然后问那里的师父。那位师父算了算说:“这孩子很难啊!三天里面肯定没有进步,你们要有心理准备。除非,三天后你能够遇到贵人,这个孩子就会转运。”我问那位师父,怎样遇到贵人?他说到那个时候你就会明白。然后,奇怪..好像样样都注定的,就真的遇到贵人。本来我对绍锟师兄不是很了解,我只知道他开了一间中医诊所,还有教气功。平时我们只是打太极,没有想到他为人这么好,一直帮我,我不好意思,每次包红包答谢他,他都不要接受。他不但帮我孩子发功调气,还特地教我们,有一次我孩子呼吸困难,他知道了也赶过来,那时还是在晚上。

红豆:目前的医药费用还可应付?

TOTONG:因为那个费用很高,我们没有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之前都没买保险,到目前为止还可以应付,再走下去就会很困难了。

TOTONG太太:希望他可以快快好起来。

14-9-2010

Permalink 28/09/10 00:02:44 , by Shifu , 912 views, 千手观音,